科技日报(头版头条):“让县级农业科研机构真正活起来”
  • 发布单位:广西农业科学院
  • 2023-11-14 15:30:40
  • 浏览(7393)
  • 收藏
浏览字号:

“让县级农业科研机构真正活起来”

——从灵山实践看广西基层农科院所改革

3575405_wangty1_1699798659262_b.jpg

灵山县挂满果实的荔枝树。广西农科院供图

  【改革进行时】

  ◎本报记者 刘 昊

  金秋时节,丹桂飘香。科技日报记者来到广西灵山县农业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灵山县农科所”)采访。

  “你刚才见到的那几位就是这两年引进的本科生。”一见面,所长黄川就乐呵呵地说,“现在所里有了人,有了项目,农业科研重回正轨啦!”

  谁能想到,十年前的灵山县农科所缺人才、缺经费、缺项目,连生存都成问题。

  而眼下的灵山县农科所“兵强马壮”,在职在编35人。无论是农业科研与开发,还是作物新品种的选育、引进和示范,都在县里唱上了主角。

  改变,始于2014年广西启动的市县农科院所改革。

  “基层农科院所是农业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也是支撑乡村产业振兴最基层的科技队伍,其作用不可或缺。灵山县农科所的‘重生’,就是这次改革的一个缩影。”广西农科院党组书记、院长邓国富如此评价。

  困 境

  十多年前,黄川从灵山县沙坪镇农业技术推广站到了县农科所,担任所长。虽然上任前,他已对灵山县农科所的困境有所耳闻,但实际情况仍然超出想象——

  缺人。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灵山县农科所在职职工一直都是8个人,“只出不进,退休一个少一个。”

  缺钱。灵山县农科所为差额拨款单位,职工工资只发八成。所里想搞活动,出纳回复黄川,“账户上连500元都拿不出来”。

  没事干。灵山县农科所没有自己的业务,职工大都被抽调到其他农业部门干活,“研究课题和科研项目更是想都不敢想”。

  当时,灵山县农科所的情况并非个例。2014年,当时的广西农业厅和广西农科院联合对全区县级农科所现状进行了专题调研,结果发现县级农科所边缘化现象严重——广西共有县级农科所55个,其中35个没有正常开展业务,10个农科所处于“有人无科研用地”状态。

  调研结果引起了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2014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印发《广西市县农科院所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就此拉开了改革大幕。

  在改革的具体路径上,《方案》明确,广西农业厅与广西农科院合作,与县级农科所等共建特色作物试验站。

  “在管理上,广西农业农村厅、广西农科院负责顶层指导,协调工作;在运行上,自治区与试验站签订工作任务书并每年进行绩效评估,实行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试验站原有的隶属关系、管理权属、经费列支渠道不变,科研业务接受广西农科院专家组的指导。”广西农科院成果转化处处长车江旅介绍。

  探 索

  “共建试验站的方向定了后,灵山县农科所到底搞什么特色作物,成了当务之急。”黄川回忆说。

  被称为“中国荔枝之乡”的灵山,在荔枝种植方面有历史传承和发展底蕴。经过一番调研,广西农科院和灵山县农科所定了调:就搞荔枝!

  2014年9月,在一片期待的掌声中,灵山县农科所多了一块牌子——广西灵山荔枝试验站。

  没人才?广西农科院派来了“大专家”——园艺研究所二级研究员、国家荔枝龙眼产业技术体系熟期育种科学家彭宏祥。

  没经费?广西农业农村厅安排专项经费支持试验站建设,广西农科院每年拨付试验站科研经费20万元,广西科技厅也给予科技项目经费支持。

  没项目?专家组与试验站联合申报和承担项目、发表论文、构建成果,共享科研平台、仪器设备和科研成果。

  从人才到资金到项目,自治区各部门创新体制机制,集聚各种资源要素,以多种形式共建试验站。

  有为才有位。试验站连续两年承办由国家荔枝良种重大科研联合攻关专家委员会等主办的荔枝新品种引种鉴评会等“国字号”会议,成为县里的大事。2019年7月,灵山县委机构编制委员会下文,同意灵山县农科所由财政差额拨款变更为财政全额拨款公益二类事业单位。

  5年中,广西灵山荔枝试验站不断赋能当地荔枝产业,自身综合实力也逐步提升。2020年11月,试验站加入了国家荔枝良种重大科研联合攻关项目,负责在灵山建立新品种区试基地。

  “在所有的区试基地建设中,灵山县农科所是做得最好的。”2023年2月,在国家荔枝良种重大科研联合攻关2022年度工作总结会上,联合攻关专家委员会首席科学家胡桂兵教授这样点赞。

  盘 活

  七月的灵山,荔红蝉鸣。

  外地来的客商一如既往地查看荔枝品相,希望把收购价格压下来。但他们连续翻了几筐荔枝之后,一个荔枝蛀蒂虫口都没找到。

  “我们防治荔枝蛀蒂虫用上了光驱避技术,不打药,客商都愿意给个好价钱。”灵山县翔达水果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丁勤昌告诉记者。

  他所说的“光驱避技术”,就是广西农科院和灵山县农科所通过攻关“荔枝蛀蒂虫绿色防控关键技术示范”项目,在全国首创的“光驱避法”。

  夜幕降临,黄川带着记者登上灵山县龙武农场旁边的小山坡。山坡下的荔枝新品种引进推广示范园灯光闪烁,如繁星点点。

  “你看,这里用的就是光驱避技术。相比药剂防治,每亩每年可节约成本200到500元。”黄川说。

  在灵山县农科所新品种新技术的加持下,灵山县荔枝种植面积目前已达43万亩,产量超16万吨,居广西首位。

  不仅仅是灵山,随着广西基层农科院所改革的推进,横州鲜食玉米试验站、兴安葡萄试验站、永福罗汉果试验站……58个各具优势的特色作物试验站在八桂大地上次第花开。从2014年至今,这些试验站先后建立示范基地300多个,引进、推广农作物新品种新技术2000多个(项),推广面积超500万亩,新增经济效益超10亿元。

  中国农业科学院国家南繁研究院副院长周忠实曾多次到广西基层农科院所调研,他评价说:“广西大胆探索创新,出成果、出人才、出效益,使县级农业科研机构真正活了起来。”

  2022年,广西多部门探索农业科研机构三级联动机制构建农业技术推广“一盘棋”,入选科技部2021年度科技体制改革典型案例。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广西农业农村厅党组书记、厅长黄智宇向记者表示,“下一步,我们将联合广西农科院,创新推进基层农科院所机制改革,加快区市县农科院所和农技推广机构协同发展,为乡村振兴提供更加强有力的科技支撑!”


原文链接: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23-11/14/content_562557.htm?div=-1